追蹤
走走逛逛,寫寫晃晃
關於部落格
熊太郎的紀行
  • 629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月14日

於是2月14號的晚上我又推開了門。 「先生一個人嗎?」 cafe的服務生上前問道。 說起來我也算是有點敏感,雖然也有人說這是優點。 總覺得他問一個人的時候帶著點遲滯,也許是情人節的關係。 於是我也因為有所感覺而跟著有點不自然。 「請跟我來。」 一面跟著服務生,我一面打量店裡的客人 「這裡是你的位子。菜單等下會幫你拿來」 ......什麼嘛。有種疑慮被證實的感覺。 難道我是被當作某種公害似的存在嗎? 不然怎麼會被請到跟袋裝咖啡豆還有啤酒瓶一起坐, 然後地上木板的某處還傾斜塌陷著? 懷抱著某種被歧視的輕微委屈,我坐下翻開了自己的書本。 不過隨著夜色的進展,我想也許是我錯怪了服務生也說不定。 除去陷阱似的地板不談,首先它還蠻獨立的,符合孤僻人客的需求。 除了來拿啤酒的酒鬼外,基本上沒有被打擾的機會。 而且雖然彷彿被遺棄在西伯利亞似的,但跟店裡還是保持著相當的連動性。 透過空氣,小小空間裡的喧鬧和合諧還是確實的傳達過來 簡單的來說,連柱子後人們談話的細節都聽得十分清楚就是。 於是我的心情慢慢的平復,埋首在昏黃的燈光下生產一些廢話。 奇妙的是過了九點以後,某次抬頭時突然發現店裡的客人宛如蒸發般全消失了 情人們的行程總是緊湊的啊。我想。 伴隨著人們的消失,下半夜的喇叭裡傳來了納京高的歌聲,突然不知為何, 開始有種身在某個古老小鎮咖啡店的異世界感。而從玻璃窗內, 可以看見走過巷口的人們漸漸少了。 我想是夜深了。連趴在路邊的小狗也揚起尾巴要返航了。 只是話說回來,不知道背後那桌吐槽女友一整晚的男生, 最後回去的下場會是怎樣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