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走走逛逛,寫寫晃晃
關於部落格
熊太郎的紀行
  • 628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Once 曾經,愛是唯一

, ONCE﹙曾經,愛是唯一﹚,便是以這樣的身影,揭開故事的序幕。一個落魄但才華洋溢的歌手,在都柏林的街頭和生活的夾縫中,努力實踐他的音樂夢。白天唱著通俗流行的口水歌,夜晚少人時再嘶吼著自己的創作。某天,一個年輕的異國女孩,終於默默的走近,她欣賞男人的才華,本身也對音樂有所專精。然而她跟男人一樣,都是寂寞、失落又正在找尋出口的小人物。兩人因為音樂相遇,彼此歌唱交流,最後又各奔前程。 這就是[Once]的劇情,如此平淡不起波瀾。然而話說的雖輕,後勁卻是十足。有時太習慣好萊塢的夢想記事,看起這類音樂電影,我總是會不禁期待高潮迭起的童話糖衣或戲劇衝突。但在once裡,沒有毒品、沒有性、沒有權力位移。它描寫的不是那種大起大落的人生掙扎,只有對於平凡真實的刻畫而已。 所以我們可以發現導演是如此平鋪直述的紀錄著兩人相遇的點滴,甚至不介意讓我們看到他們在日常生活中的窘迫與拮据,例如女孩得作著各式各樣的兼職工作,來養活照顧老母與幼女 ; 男人一樣得在色調灰暗的倉庫裡,為生活賣命。劇中鏡頭也鮮少出現遠景或特寫性的姿態描寫,與其說這是拍攝,不如更像默默的觀察。有時畫面甚至還帶著手持鏡頭的搖晃感與粗糙感,令人不禁懷疑,導演其實是都柏林街頭某個故作疏離的好奇路人吧。 當然,能將這麼簡單的小品賦予如此能量,絕對要歸功於電影中一首又一首的動人歌曲。真的好久沒在電影裡聽到這麼牽動人心的音樂噢,每首歌都飽滿的唱出情感,彷彿再貼近一點,便要被那憤怒或憂鬱擄獲進去似的。每次只要男人嘶啞的聲線一開展,就彷彿要順著它沉沒進某個深處一般。 我也特別喜歡男人留女人過夜的那段戲,更喜歡女人那帶著點惱怒的拒絕。男人笨拙的要求,正如同他的自白,是孤獨與懷才不遇的累積,如果剔除其中性慾的成分,這樣的要求,其實更像是一種認同的追尋。而女主角的拒絕,則為男主角的寂寞與堅持保存了某種尊嚴,也提醒了他:兩個人能取暖的方式不只有一種。 於是他們走上了十字路口的另一邊,那條路上不作愛也不親嘴。但也因為沒有肉體上的關係,所以我們才能如此省視他們在心靈層次上的純粹美好,去品味他們彼此之間那種脆弱、需要、與夢想的寄託。 儘管歌聲如此動人,但最後的結局,依舊是男人獨自離開,到遠方去升一面飄揚的旗。雖然有點不甘心,不過也許最有韻味的愛情,就如同電影告訴我們的,是在一切都未確定時的純淨。 而這樣的愛情,往往不是還沒來臨,就是已化作曾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